奥门新萄京

校园拾遗
——阔别五十年抒怀

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14:44:54 撰稿: 1961届校友  缪毓深   审稿:刘利琴
                  校  园
  我们的校园坐落在宁静的七仙街两旁,由三座祠堂,一座七仙庙和一间前朝的水车馆扩充改建而成。一转入街口,便可见两株参天挺立的木棉。每逢花季,攀满枝头的花朵红得象烈焰燃烧。炎炎夏日,两把撑开的巨伞遮阴纳凉;寒冬早春,大树又让阳光洒透温暖,恰似两尊保护神,拱卫着师生的健康安宁。
  三进式的祠堂高大宽敞,板障青砖,连接着一根根粗壮的圆拴,转起一间间课室。每当上课铜铃响起,准能听见前后侧面不止不止一位老师的讲课训话,邻班的书声朗朗,还有更远处飘来教唱新歌的优美旋律,共同编织成四十五分钟长的立体交响诗,令最沉闷的一堂也上得趣味盎然。
                  园  丁
  优雅的校园自有卓越的园丁。我们的老校长杨润蓉,总是一身整洁的套装,永远是收敛严肃,绽放微笑。温文尔雅的谈吐,让我们领略到言传身教的功力。
副校长黄硕青,那双发放异彩的双眼,和念话剧台词般的授课,直让最懒慵学生也听课出神入化,他兼任教工文工团团长,作词谱曲,编剧导演皆为老手,演活了舞台上一个个正邪角色,全镇上下家喻户晓。
  当年石岐四位模范教师之首——梅魂,颇有点石成金的奇招,学业差、顽童多的那班,她责无旁贷当班主任。一学期下来,此班必能迎头赶上,顽童也变得乖巧。
更值得称道的是我们的班主任林挺威,庄谐并重。爱和学生打成一片,闲来也说上几句俏皮话。他主讲了全市的公开教学。课室内外,坐满的教师比我们同学多几倍。我用近乎标准的普通话朗读了新课文《刘胡兰》,也沾上了林老师的一点光。
  学校的合唱节目是全镇顶尖的,每逢汇演都能夺魁。林老师和后继的王锐军主任均是出色的指导,排练出首首高水准的作品,《娃哈哈》的轻快,《我们的田野》的悠扬,《保卫黄河》的奔腾,《祖国大花园》的雄浑,至今仍充满我们心田。
校门内外
  不同的科目和文体比赛,为文艺汇演的节目排练,丰富了学生文化艺术的追求,我们常走上闹市,推普、扫盲、宣传除四害,紧贴时代脉动。大跃进年代,操场上火红的高炉旁,有我们中低年班同学碎矿石,搓煤球,起早摸黑。尽管炼出的是次铁废钢,起码磨练了意志和毅力。四方井旁一大片废墟,我们开垦出一畦畦菜田,收获着白菜、番薯、大南瓜。那些年头物质匮乏,生活简朴。没有华丽泳池,更没有电视电脑。但是,校门内外,我们学得充实,活得精彩,身心舒畅,放飞最美的理想。
                 抒  怀
  我离开母校已五十年了。一路走来,尝透甘苦。如今,已介半退休的写意人生。始终怀念着,那古朴优雅的校园默默耕耘的前辈师长,让我在求学六年中,贪婪汲取的知识学养,让传统校风陶冶的性情爱好,至今仍散发着光热,引领我去享受工作和闲逸,志趣和天伦乐。
由衷感谢母校给予的一切,愿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亚洲现金网平台新萄京娱乐官方网站京葡娱乐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砸蛋金沙网站大全